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李泉新事迹

发布人:范小平  发布时间:2019-01-17   浏览次数:16


“查问题不怕多,有压力我来扛”

——追记江西省委第三巡视组原组长李泉新(上)


活着时,他是贪腐分子闻之色变的巡视尖兵;离去后,他是长存百姓心中的好干部。

  58岁,江西省委第三巡视组原组长李泉新(上图,资料照片)因病匆匆走完了他的生命旅程,留下无尽怀念。

  离别那天,大雨滂沱。人们跨过河、蹚过水,从四面八方赶来,送别他们万般不舍的好同事、好领导、好干部……

“没有不能揭的黑,没有不敢碰的恶”

  27年前,风华正茂的李泉新推开江西省纪委的大门,一头扎进纪检监察工作中,从此再没“挪窝”。身为“北大才子”,李泉新总说:“我是农民的孩子,没有党就没有我的今天,报答组织培养的最好方式是努力工作,不忘党和人民的重托。”

  对党的忠诚,流淌在他的血液中;对人民的承诺,融化在他的担当里。

  两年前,作为江西省纪委常委、省监察厅副厅长的李泉新接受重托,担任省委第三巡视组组长。

  巡视第一站,南昌。“南昌情况复杂,况且你家在南昌,换个地方吧!”有人劝道。“组织让我去哪就去哪。”李泉新态度坚决。

  “没有不能揭的黑,没有不敢碰的恶。”和腐败分子的斗争,是智慧的较量,更是对胆魄的考验。

  “别把事情做绝了,我知道你儿子在哪里工作。”巡视南昌时,自感被列上“黑名单”的某干部气急败坏地撂下狠话。李泉新毫不退缩,他勉励同事:“权力就是责任,责任就要担当,巡视就要动真碰硬。”没多久,该干部就接受组织调查了。一轮巡视下来,南昌“成果丰硕”,三个市直部门“一把手”全部落马,广大干部深受震慑。

  “查问题不怕多,有压力我来扛。”这是李泉新常挂在嘴边的话。巡视组进驻西湖区桃花镇后,百姓纷纷举报当地干部侵吞拆迁款。“地方纪委不是刚查过吗?新领导才上任怎么又有举报?”李泉新推测,深层次的盖子还没揭开,“有问题就严查到底!”巡视发现,问题的背后存在权钱交易、准黑恶势力干预。李泉新把问题线索移交给当地纪检监察机关。

  孰料,干预调查的阻力来得快、来得大。各路说情纷至沓来。李泉新不为所动,他告诉审查人员:“你们只管放手查,省委巡视组是你们的坚强后盾。”

  不出半月,问题水落石出,桃花镇前后任书记,副书记、镇长、常务副镇长都被调查。百姓闻讯,拉起横幅、燃放鞭炮,表达对巡视组的感激之情。

  数轮巡视后,省委第三巡视组赢得了“巡视王牌组”的称号。但凡三组进驻,贪腐分子无不闻之丧胆。

“打一仗、进一步,要不断总结规律和方法”

  巡视讲方法,工作有成效。

  纪委工作多年,案子办得多了,案卷也翻了不少,李泉新对违纪人员的“套路”了然于心。巡视中,李泉新总结归纳出一套深受赞誉的“全新(泉新)工作法”。“挖老矿”“捅天花板”等办法,成为巡视组发现问题的“法宝”。

  两年前,巡视组进驻省直某单位后,了解到该厅原副厅长被判刑入狱。凭着老纪检人的敏锐直觉,李泉新觉得此案还有“嚼头”,或可打开工作局面。通过查阅案卷、找服刑人员谈话,李泉新和同事发现了新的线索,确定了一批新的重点人、重点事和重点问题。组里同志兴奋地说:“‘老矿’果然有挖头!”

  善于思考、善找规律,这是同事对李泉新的一致评价。

  巡视某省直单位时,李泉新又提出“捅天花板法”。有人举报,该单位专项资金使用混乱。然而,细查账面并无问题。“专项资金的大部分拨给了下属单位。”个别谈话中,某干部的一句话点醒了李泉新。随即,他安排组里同志分赴该单位的下属单位调查核实,最终由下及上,捅破“天花板”,查实了这个省直单位存在资金监管不严、公款送礼等问题。

  巡视就是战斗。李泉新常说:“打一仗、进一步,要不断总结规律和方法。”组务会上,他鼓励同事大胆建议,集思广益,“谁的办法好就按谁的意见办”。省委第三巡视组组员李思远回忆,“我们都盼着每周例会,那是展现个人才智的舞台。”

  为了解被巡视单位的情况,李泉新又瞄准审计、财政等方面的力量,有时抽调审计局干部等专业人员,深挖一些单位的“小金库”,成果斐然。

“我们来巡视,就要有纪律”

  巡视工作,容不下半点私情。

  李泉新把纪律挺在前面,把规矩放在首位,“我们来巡视,就要有纪律。”

  在省发改委巡视,李泉新约法三章:用餐从简,不陪同;领导非请不到;工作上支持,不干扰。进驻省水利厅第一天,工作人员送来香烟,李泉新不收;放进房间的水果,他主动撤了出来。

  立了规矩,就绝对遵守。对于想陪餐的领导,李泉新一概拒绝。一次,被巡视单位某领导趁巡视组成员吃饭的时候来到食堂“汇报工作”,汇报完毕,想留下用餐。李泉新说:“对不起,你吃饭还是要到自己食堂吃。”对方听罢,只好走了。

  对于其身不正、想方设法说情的干部,李泉新更是一口回绝。去年底,李泉新带队巡视省直某单位时,查出该单位原纪检组长违纪事实。对方曾是李泉新的老同事。了解情况后,对方四处找关系、打招呼,想让李泉新留点情面。对此,李泉新公事公办,最终了解印证了对方存在违纪问题。

  树立巡视干部好形象,李泉新要求巡视组成员做到“四不”:不准单独外出,不准参加吃请,不准接受馈赠,不准带走被巡视地方的任何物品。李泉新以身作则,率先垂范。

  巡视期间,选择驻地时,他说:“有地方住,有张桌子就行。”病重期间,李泉新坚持到赣州出差,妻子要求陪同照顾,被他拒绝,“我们去巡视,还带着家人,别人怎么看?”……正是凭着这种规矩意识和清正作风,李泉新带领省委第三巡视组打了一场又一场胜仗,得到了同行和被巡视单位干部的由衷钦佩。

“有什么事,都推到我身上来”

  既当黑脸包公,也常春风拂面。

  某区委书记遭到举报,涉嫌渎职、造成国有资产损失。经了解发现,他在群众中口碑较好,决策合理合规,个人并无贪腐,但存在工作急躁、方法简单的问题。对此,李泉新在巡视工作会上明确表态:“不作为个人问题上报省委,只进行谈话提醒。”同时,他结合自身实际教方法、传经验。怀着感激之心,该干部许下承诺:“组织帮我卸掉了思想包袱,我一定甩开膀子好好干!”

  对同事,李泉新也关怀备至。巡视南昌市期间遭受威胁后,李泉新默默扛住,直到整轮巡视结束了才淡然提起。考虑到有熟人找巡视组成员说情,怕他们抹不开面子,李泉新将心比心道:“你们还年轻,有什么事,都推到我身上来。”

  巡视组副组长熊桂生记得,凡是要带队考察,或是有发言、讲课机会,李泉新都给他舞台。谈及组长的良苦用心,熊桂生一度哽咽。

  “无论多晚,他总在驻地等外出了解情况的同志全部回来后才吃饭”“晚上他总是让我们早点回去,自己则留下来看材料”“去世前不久,他还特地发短信叮嘱我们‘工作上要张弛有度’”……在同事们记忆里,这样的画面还有很多。

  李泉新走了,但并未走远。正如巡视组一名干部所言:“他的品德和风范将激励我们继续前行。”


特权的口子 啥时都不能开

——追记江西省委第三巡视组原组长李泉新(下)


  27年前,他只身一人,叩开省纪委的大门;27年后,他魂归故里,百姓涌上街头,含泪相送。

  2016年5月31日,江西省委第三巡视组原组长李泉新在与病魔搏斗数月后走了。

  斯人已逝,风范长存。

  从农家子弟到北大才子,从纪检干部到巡视组组长,一路走来,李泉新内心对组织满怀感激。在同事徐华平印象中,李泉新每天早上8点不到就来到办公室,下午6点之后才离开。到了巡视组,周末工作是常有的事。

  在李泉新眼里,巡视报告“绝不能马虎”,“人家没问题你说有,他肯定不服气;有问题不点到,他说你是吃‘干饭’的。”

  巡视组成员张启华说,组长对巡视报告的要求很严,“不能有病句,不能错一个字,不能对问题的认识有偏颇”,一份报告往往要修改10余遍。

  今年3月11日,李泉新突发急性肺炎,医生安排他马上住院。然而,李泉新坚持要按计划在13日下午前往赣州参加所巡视高校的碰头会。他在“保证书”上写道:“在院外发生什么事情,一切后果我负责。”

  在赣州,“晚上吃饭时,组长眼睛发黑,双手发烫,但他还是边吃饭边布置工作。”钟杰兰回忆,“14日上午,组长更加憔悴,嘴唇溃疡,不停咳嗽,连菜都夹不起来了。”

  “工作就按照我布置的去办,过两天我就回来。”这是李泉新离别时留给大家的话。“上车时,他已经拉不开车门了,半边身子先进到车里,然后用手费力地把一条腿搬进去。”巡视组成员唐志勇忘不了送别李泉新时的那一幕。

  然而,离别后的李泉新再也没有回来。

  一张老旧的桌子上,整齐地放着一沓沓报纸、书籍,桌子正中摆着一个空罐头瓶。在桌旁角落里,一台泛黄的旧风扇倚墙而立……

  这就是李泉新工作过的办公室。巡视组副组长熊桂生“埋怨”,李泉新的办公桌总是摇摇晃晃的,他却说,“只要不倒,能用就行”;桌上的空罐头玻璃瓶是他用了多年的水杯;工作包则是他8年前在人大开会时发的纪念包……

  “但凡想起组长,脑海中总浮现出他朴素的形象。”曾是第三巡视组成员的漆世红说。“他从没买过高档衣服,只爱逛军品商店,有时买条仿警裤,说穿着舒服。”妻子徐国香含泪回忆。

  吃住上,李泉新要求同样很低。不出差时,他每天都回家吃饭;巡视期间,他要求一切从简,吃饭时连菜上多了也会叫人撤走。在被查出患有肝癌后,李泉新断然拒绝了给他安排单人病房的提议:“我是来治病的,不是来看风景的。”

  尽管一切从简,李泉新买起书来却“不惜血本”。“组长走到哪买到哪,家里堆满了书。”熊桂生说,“他记性很好,常大段背诵毛主席的诗词,党史故事也是信手拈来。”李泉新还一直鼓励组里的同志多读书,“只要多看、多想,自己的能力、境界自然就上去了。”

  如今,李泉新走了,大家少了一位好兄长、好领导,但他勤俭、朴实的形象却长存于同事和百姓心中。

  虽身居要职,但李泉新从不让家人打着他的旗号办事。“即使我们平时在家聊天,偶尔蹦出让舅舅帮忙的想法,都会遭到他的严肃批评,‘只要你努力,组织自然会公正对待,不努力,打招呼也没用’。”外甥女徐小燕说。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时,徐小燕被分配到一个偏僻乡镇工作,她想找舅舅帮她换到局室或近点的街道。“你学农的,毛主席说农村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到穷乡僻壤去更能锻炼你。”李泉新反而做起了外甥女的思想工作。2009年,徐小燕被列入所在乡镇副科级后备干部第一人选。有人“提醒”她“最好找点关系”。李泉新批评道:“三令五申不准跑官要官,我是搞纪检的,岂能违反原则!”

  “任何时候都不开特权的口子!”这是李泉新为家人定下的规矩。

  “自己的路自己走,这样才走得长、走得稳。”李泉新语重心长地对家人说。

  人格塑造家风,家风孕育人格。“公公走了,我会把他的故事讲给孩子听,教育他像爷爷一样做人。”儿媳妇徐翠说,这大概是对李泉新最好的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