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天祥:守住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

发布人:范小平  发布时间:2010-02-28   浏览次数:2

920,一场秋雨使武汉气温聚降。清晨6时半,一个熟悉的身影准时出现在武昌区政府门口。吴区长,您来了!几位守候在雨中的上访群众兴奋地围上去。来者一一打着招呼,将上访群众热情地迎进接待室。吴区长就是吴天祥。一年前他从副区长的岗位上退下,担任了区政府巡视员,但他多年的习惯——每天上班前接待来访——没有变,为群众排忧解难的那颗心愈发炽热……

人无难处不上访。 我们的责任就是把矛盾化解在基层

1996年,吴天祥从信访办副主任提升为副区长,分管信访、民政、劳动就业等,与群众联系更加密切了。为了更多地接待上访,他给自己订下规矩:每天早晨6点半至8点接待上访,风雨无阻,雷打不动。武昌区的百万市民都知道,要找吴天祥,上班前区政府门前见。每天他少则接待五六人,多则10多人。8年来,他的民情日记记了20多本。这里记录着民间疾苦、民情民意,也跃动着时代脉搏。

带着信访中的问题,他深入街道、社区,调查研究,先后写出了《下岗工人就业难,难在哪里?》、《对我区80名下岗工人就业现状的调查》等20多篇调研报告,成为区委、区政府决策的重要依据。

1998年,他提出在集贸市场安置下岗职工就业的建议,区政府及时采纳,市政府在武昌召开了现场会。全市数万名下岗职工找到了再就业新渠道。

2003年,武汉市整治三车,涉及武昌区5800户群众的生计。尽管区政府制订了周密的解困方案,仍有80多位残疾人无法安置。吴天祥走街串巷寻找安置途径。他发现街头设置修鞋点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为让残疾人安心修鞋,除了免费培训,还给每人发了一台修鞋机和一张残疾人修鞋关照证

武昌区有13万老龄人,随着社会保障的逐步完善,绝大多数人衣食无忧,但极少数老人子女不在身边,寂寞难耐。今年1月市人代会上,吴天祥呼吁全社会关注空巢老人问题。春节前,他和区老龄委主任徐凤英商量,要求全区各街道、社区挨门挨户摸清空巢老人的情况,然后组织区、街吴天祥小组,开展关爱空巢老人千人大行动。除夕之夜,全区525户子女不在身边的老人,家家有笑声,人人不寂寞。

重点下移,超前排查,靠前指挥,把矛盾化解在基层,是吴天祥长期信访中探索出的成功经验。夏季高温,停水停电老百姓最烦。吴天祥带领区供水、供电部门的负责同志把办公桌搬到群众纳凉的首义广场。居民没水没电,请到首义广场找我。连续几天,几百名群众的实际困难得到了解决,政府的形象在群众的心目中高大了起来。

吴天祥常说,解决群众的生活困难,离不开经济发展,发展经济更要维护群众利益。徐家棚月亮湾地处偏僻,有关部门引进台商准备兴建大型水泥厂。少数村民们认为发财的机会到了,提出每户补偿2000元,修好门前的路才准开工。吴天祥深入到50多户农民家,给他们讲只有帮助企业发展了,才有可能改善生活环境的道理。他告诉村干部,修路是政府的事,不许为难企业。村民工作做好了,他又要求企业搞好环保。如今企业运转正常,村民也从中得到了实惠。

旧城改造,拆迁安置是上访热点。调查中,吴天祥了解到除少数开发商不按政策给予补偿外,主要原因是少数特困户原住房面积小,补偿金无法买到新房。吴天祥向区政府建议,最大限度地收购二手房,满足特困群众的需要。手中有房,心里不慌,去年武汉市最大的旧城改造项目——积玉桥片,一次拆除38万平方米,涉及3900户居民,竟没有一户上访。

改革的深入,大量的单位人变成社会人,各种矛盾在社区这个最小社会单元交织。2001年,吴天祥和区信访办的同志写出了《信访工作进社区》的调研报告。随后社区信访接待中心相继出现在全区14个街道195个社区,每年接待群众上访上万人次。群众中大量的纠纷、矛盾在社区就得到化解,避免了恶化、升级,也密切了基层党组织和群众的关系。近3年,武昌区信访总量、集体上访量呈下降趋势,信访总量下降12%,集体上访下降20%。武昌区成为湖北省乃至全国信访工作的先进。

老百姓的心,是共产党的根。不愿当人民的儿子的人,不配做共产党员

今年2月,弥留之际的周枝桂老人用微弱的声音呼唤:叫吴天祥来,他是我的儿子。吴天祥赶来了,老人紧握着吴天祥的手安祥地合上了眼。老人双目失明,一场大火后是吴天祥帮她盖起新房。每次吴天祥去看望时,老人总要抚摸吴天祥的脸,说是要把这好人的样子记到心里。

吴天祥长期关照着7名孤寡老人。老人活着,他尽孝养老,死后送终立碑。每块墓碑上他都郑重地落款:儿子吴天祥。有人不理解问他:你也是快60岁的人了,又是堂堂区长,怎么能当这些孤老的儿子?吴天祥说:党和国家领导人都自称是人民的儿子,我为什么不能?不愿当人民的儿子的人,不配做共产党员!

现役军人欧阳礼平的家,只有14平方米,每次探亲都要打地铺。得知这一情况,吴天祥让女儿女婿外孙搬回跟自己一起住,把房子腾给欧阳。后来,欧阳家分到了新房,这套房子又成了吴天祥穷亲戚们的流动宿舍。现在住在这里是下岗工人李双千一家。李双千逢人就说:要不是吴区长,我们一家就得流落街头了!像这样的穷亲戚,吴天祥有300多位。这中间有6名特困子弟,在吴天祥的资助、培养下上了大学;有十几位特困孤寡老人、残疾人每年春节、中秋都是在吴天祥家里团聚。

在武昌区,谁家遇到难事、急事,首先想到的是吴天祥。20031122日,吴天祥刚走进办公室就接到孤寡老人葛成香的电话。老人在电话中苦诉:她从楼梯上摔下来,摔成了骨折,从昏迷中醒来,第一个想到吴天祥能来救她。吴天祥放下电话,赶到葛成香家,将她送进医院。吴天祥家的电话是向社会公开的,有事随时可以找他。一天深夜,吴天祥家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接电话的女儿告诉对方,爸爸已睡了,请明天再打。你们能睡觉,我们可不能睡觉!要你爸爸起来!对方火气很大,女儿有些生气,责怪对方怎么这样说话?吴天祥急忙接过电话,原来是梅苑小区居民反映工地深夜施工,影响休息。吴天祥立即请街道的同志一起到现场做工作,停止深夜施工。吴天祥开导女儿:人无难不上访。群众深夜找我是信任我们,我们要体谅、理解他们。在日记中,他这样写道:人民群众有苦时首先先要找你,有难时首先想到的是向你诉说,这对你来说是责任,是荣耀,是幸福。

今年夏天,吴天祥因患多种疾病被强行送进医院。尽管他一再要求保密,但每天前往医院看望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这里有省、市、区领导,但更多的是穷亲戚吴区长,您住院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我们想来看看你啊!”“穷亲戚王启禄一进病房就含着泪说。

李炎安等7位盲人记得吴天祥的生日,大老远买来生日蛋糕。医生感动了,破例让他们在病房为吴天祥庆祝生日。在吴天祥住院的60多天里,前来看望的普通百姓就有600多人。病中的吴天祥心里装的还是别人,同室病友家属来陪伴,他把床让出,自己却偷偷在走廊的椅子上凑合;夜晚突降暴雨,他惦记着孤寡老人的危房,摸黑去察看。住院期间,省、市、区领导送来的慰问金、营养费,他一分也舍不得花,全部分给穷亲戚的孩子们做学费……

通向腐败的路有许多条,通向廉洁的路只有一条——严格要求自己

吴天祥也面临着市场经济的挑战。

商家请吴天祥帮助推销产品要给回扣,建筑老板请吴天祥介绍工程要给酬金,吴天祥都严辞拒绝。200110月的一天,一位民营企业老板为感谢吴天祥帮他联系了一笔业务,悄悄送来1万元钱。吴天祥严肃地说:我是为支持民营经济才为你联系业务的,绝不会要你的半点好处。还是那句话,收你一分钱,我就不值一分钱!老板信服了。

为帮助下岗职工和穷亲戚创业,吴天祥卖掉了父母遗留的房产,用自家房产抵押办贷款。如今有的人已逐步富裕起来,他们用各种方式表示感谢,都被一一谢绝了。下岗职工石竹武,在吴天祥支持下办厂发了财。出国回来时,给吴天祥带来一块价值万元的瑞士手表,吴天祥没有接受。水果湖街的袁师傅为感谢吴天祥为儿子安排工作,送来1万元钱,并说:这事任何人都不晓得。吴天祥则说:党性晓得,党纪晓得,共产党人的正气晓得!

200311月的一天,吴天祥在上班途中,被葛师傅拦住,送他一套专门订做的新毛衣。吴天祥将葛师傅请到办公室,硬要他先收下500元钱,才收了这套毛衣。中南街的徐奶奶感谢吴天祥的多年关照,托人送来一箱水果,里面还夹着2万元钱的红包。吴天祥立即骑车把水果和钱退回。担心现金放在家里不安全,吴天祥又帮老人把钱存进银行。美籍华人班太太祖居武昌首义路。为解决她家房产纠纷,吴天祥仗义执言,主持公道,为她帮了不少忙。为感谢,她从美国寄来一笔美元,吴天祥如数寄还。

前年,年过80的班太太来信,盛赞吴天祥清正廉洁,并馈赠首义路的全部房产。吴天祥把房产转给了社区老年活动中心。被吴天祥照顾十多年的孤老王爷爷,临终前将自己的房产证交给吴天祥,一切后事由他处理。吴天祥以儿子的身份安葬了老人,房子则无偿让给困难户。2002年下半年房屋拆迁,房地部门一次性补偿3万多元。吴天祥将2万元存到区信访办,作为接济上访困难户的资金;1万多元作为扶贫资金,解决下岗特困户的困难。

吴天祥说,一名党员干部清正廉洁的路是漫长的,但蜕化变质却只要一分钟。蜕化变质的路有千万条,清正廉洁的路只有一条——严格要求自己,守住共产党人崇高的精神家园,守住人生道德的每一道防线

众论吴天祥:群众的贴心人

吴天祥先后认下数百名老人、孤儿、残疾人、特困户、下岗工人为自己的亲戚,为他们排忧解难。记者走访了其中3位,试图通过他们,给读者呈现一个真实的吴天祥。

吕杏梅:他对穷人有感情

第一次去找吴天祥时,吕杏梅并没抱太大希望。

儿子常年患肝腹水,老伴也是疾病缠身,吕杏梅在2000年儿子手术急需用钱时,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到信访办去找吴天祥。吕杏梅去了两次才找到。吴天祥安慰她说,不要着急,总有解决的办法。

就在那个周末,吴天祥来到了吕杏梅家里。像多次资助别人一样,吴天祥自己掏了4000元,加上吴天祥小组在司门口大街上募捐的1万余元,吕杏梅的儿子顺利做了手术。

吕杏梅的老伴胡满堂说,吴区长多次带医生到家里来为儿子治疗,好几次都带了好些东西。

虽然吴天祥已经于2003年初不再担任副区长,但他们仍然称呼他为吴区长,他们说叫习惯了。

吴区长对咱们这样的穷人有感情,没有架子。吕杏梅说。

王启录:他不像个干部

王启录接到记者的电话,在那头激动地说:吴区长啊,你什么时候过来?他把记者当成吴区长了。

一般没有人给我打电话,除了吴区长。见到记者,王启录有些不好意思。

王启录今年72岁,和老伴李应柳住在武昌解放路杏花社区。两位老人是孤老,因为多种原因,一直没有房子,后来和亲戚挤过一段时间,但矛盾不断。

第一次找吴区长是1988年,他为我们解决了房子;后来又出了问题,我们只好再去找他,他想尽办法,让我们于1993年搬到了现在的房子,我们非常满足。王启录说。

这么多年来,因为各种生活困难,到底找过吴天祥多少次,王启录夫妇自己也说不清楚了,几乎是一遇到困难,就想到了吴区长,我们也很难为情,但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吴区长真的不像个干部,一点架子也没有,亲自为我们接电线,修电灯,正月初一还到我们家拜年呢!王启录感叹地说。

李双千:最困难时他帮了我

去年6月,患过小儿麻痹症的李双千一下子感到生活的重担压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儿子上大学,麻木也不能再开了,在积玉桥的老家拆迁,几个兄弟将拆迁款一分,他的个人所得无法购买新房,住哪里去呢?

几乎没多想,李双千就想到了吴天祥。他是通过报纸电视知道武昌区政府有个叫吴天祥的人专门给老百姓分忧解难的。

他在办公室接待了我。他安慰我,向我讲解政府的拆迁政策。昨日下午,李双千回忆起当日的情景,眼圈仍有些红,最后他说,万一不行,我在司门口还有个房子,你就先住那里吧。

今年3月以来,李双千一家就这样住进了吴天祥的房子里。李双千后来才知道,在他之前,这里曾住过另两户人家,他们也和李双千一样,在最困难的时候,吴天祥把自己的房子让了出来,而这个房子本来是吴天祥准备给女儿结婚用的。

怎么评价吴天祥?他是清官,我本来和他非亲非故,他本来可以不管,但还是管了。李双千摘下眼镜,有些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