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裕禄式的好书记——追记淮阳县原县委书记陈新庄同志

发布人:范小平  发布时间:2010-02-28   浏览次数:1

龙湖呜咽、全城恸哭的场景已经隐去;悲痛依旧、万人追忆的深情有增无减。

2005年3月1日。淮阳县南湖宾馆。周口市市级党员领导干部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集中学习正在这里进行。50多位领导干部,自始至终热泪盈眶地在听取一场报告会。主人公一件件感人的事迹,一桩桩动人的故事,再次深深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一阵阵掌声,一次次感叹,一声声惋惜,一句句赞扬,使整个报告会充满了感动,充满了激情,充满了正气……

报告会所讲述的主人公,就是2003年9月26日以身殉职、年仅46岁的焦裕禄式的好书记——淮阳县原县委书记陈新庄。

3月6日,在陈新庄逝世一年多后,记者来到淮阳,追寻陈新庄的足迹。干部、群众含泪讲述陈新庄的事迹,就像追忆逝去的亲人,那悲痛凝重的氛围,饱含深情的诉说,深深地震撼着我们。面对每一位受访者的泪眼,记者也激情难抑,泪眼模糊……

我们一遍一遍地问自己,人们何以对陈新庄如此热爱,如此敬仰,如此怀念,采访后我们深深地懂得了,因为他对淮阳人民付出得太多,奉献得太多,付出的心血和流下的汗水太多太多……

干部干部,以干为本,先干一步。

 2001年3月17日,陈新庄被任命为淮阳县县委书记。

当时的淮阳,工业落后,农业贫穷,财政底子薄,多项工作在全市处于落后位次,百业待举。陈新庄痛下决心要改变淮阳的落后面貌。

上任伊始,他便夜以继日地带领有关人员骑着自行车,行程150多公里,逐乡逐村进行调研。他说:这样离群众近些,老百姓才敢给你说真话。通过调研,陈新庄和班子成员一起理出了符合淮阳实际的发展思路。

目标确定了,就要团结一班人为目标而奋斗。陈新庄说:事业成功,关键在人。干部干部,以干为本,先干一步。

此后,不论大会小会,陈新庄总是满怀激情地讲团结、讲思路、讲淮阳的发展前景,讲得淮阳广大干部血脉贲张、跃跃欲试,讲得群众对淮阳的发展充满信心、充满希望。

陈新庄说:千道理万道理,发展才是硬道理。只有真抓实干,才能创造出令群众满意的政绩。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新庄书记为民造福的政绩,说不完、讲不尽,件件都刻在人们的心坎上。刘振屯乡马庄行政村支书庄新伟这样向记者哭诉。

——他把已经失去的机遇硬抢了回来。2001年3月22日,也就是陈新庄到淮阳任职的第三天,偶然听到一个同志说失去106国道绕城改线的机遇真是太可惜了。一句话触动了他的神经,陈新庄马上叫来了县公路局负责人,询问来龙去脉。

原来,上级曾有让106国道环城而过的计划,但是迫于地方配套资金困难不得不放弃。当得知尚有争取的余地时,陈新庄说:对群众有利的事,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要全力争取。

在以后的6个多月时间里,陈新庄怀着对淮阳人民的满腔深情,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韧劲儿,先后数十次深入乡村座谈了解,沿途勘察路线,规划方案,奔波于淮阳、周口、郑州等地,穿梭于省市计委、公路、建设、土地等部门之间,多方诉说淮阳的困难,描述淮阳的发展,展望淮阳的希望。为了能见到有关领导和办事人,他经常在门口、走廊里一等就是一天,一瓶矿泉水、一个面包就是一顿饭……

陈新庄的精神,深深打动了省、市领导。当年国庆前夕,可行性立项报告终于获得了省计委的批准。接着又成功地争取到了漯双、周商省道改造绕城项目,使一个总投资7000万元的三路环城工程于2003年底全部建成通车。25公里的二环线,勾勒了淮阳50平方公里的城区面积,蓄足了淮阳城乡经济发展的后劲。

——他用真情留住了要的财富。2001年6月,陈新庄听说华林集团计划上一个总投资额达10多亿元的高科技项目,而且已经在外地谈妥了1000亩地的征地事宜。他当时就急了,马上找到华林集团董事长孙树华,动情地说:树华,咱可是地地道道的淮阳人啊,你为啥背井离乡到外地发展?”“陈书记,我在淮阳白手起家,要说对家乡的感情,我不比别人差。我当着你的面也不说假话,就是咱那儿发展环境太差了。工厂还没有建成,来要钱的排着队,哪路神仙我也得罪不起呀!孙树华无奈地说。

陈新庄非常干脆:这些事如果以前有,以后绝不可能再有了。你要是相信我陈新庄是个七尺男儿,是个共产党员,就留下来咱们大干一番事业。此后,陈新庄先后召开会议,反复阐述发展第一的观点和优化经济发展环境的重要性,决定建立淮阳县民营经济工业园区,全力支持华林的发展,并克服了种种困难,为华林集团提供了1600亩工业用地。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孙树华董事长为他的满腔热情所感动,说:一个在淮阳工作的外地人,为了淮阳的发展尚能倾注这么大的热情,我身为淮阳人却往外跑,惭愧!他毅然决定把这一大项目落户在淮阳。

为了华林的建设,陈新庄先后11次到华林集团现场办公,帮助解决建设环节中的问题,使华林集团实现了当年建成、当年投产、当年见效。如今,华林集团现代化的工厂成为周口一道亮丽的风景,成为淮阳的聚宝盆。

 ——他把上海的金凤凰引了回来。淮阳县纺织厂是一个濒临破产的老企业,前两年与上海申龙集团联营生产,形势有所好转。就在上海方面准备扩大投资时,县里却不能及时兑现原先承诺的地税返还的优惠政策,这极大地伤害了上海投资方的信心。他们准备撤资,寻找新的合作伙伴。

陈新庄知道后非常生气:信誉是一个地方的无形资本,我们可不能为了眼前利益断了自己的后路呀!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保住信誉!他主动到企业向上海方道歉,并帮助他们解决生产中存在的问题。

上海公司老总感动地说:淮阳新一届班子确实是干事业的,这样的合作我们心里踏实。立即答应在淮阳扩大投资规模。

为了进一步让上海人了解淮阳,2003年初,陈新庄与公司人员一起冒雪到上海洽谈,承诺优惠政策,又达成了申龙公司2万锭扩建项目的协议,并付诸实施,使企业规模达到6万纱锭,产值效益比联营初期翻了一番。通过这件事,上海人进一步了解了淮阳,于是又有几家上海企业准备来淮阳投资。上海的金凤凰落在了淮阳这块土地上。

陈新庄在淮阳工作两年多,抓住了一个又一个机遇,争取了一个又一个优惠政策,引进了一个又一个项目,使淮阳经济初步形成塑料、纺织、皮革、制药和食品五大支柱产业,拉长了以特色种植和畜禽饲养为主的农业产业化链条。淮阳经济自此在重重困难中崛起,一跃而进入了全市先进行列。2002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42亿元,比2000年增长15%;社会固定资产投入11亿元,比2000年增长57%;注入上级扶持资金1.96亿元,是2000年的2.8倍;工业用电量1.24亿千瓦时,是2000年的1.85倍;完成财政收入1.1亿元,比2000年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陈新庄扭着发展这个龙头矢志前进,让古老的陈州焕发出了勃勃生机,让百万淮阳人民看到了更加美好的前景。如今,淮阳的干部群众有个共同心声:陈书记,我们一定会继承您的遗志,把淮阳建设好,请您放心吧!

有命不拼命,要命有啥用!

面对群众致富的愿望,面对发展中的困难,陈新庄的选择是:没有锯不倒的树,人就是在克服困难中前进的。”“有命不拼命,要命有啥用!他在淮阳的两年半时间里,解决了一个个矛盾,攻克了一个个难关。

第一桩难事是城镇创三优。淮阳是省级历史文化名城,一年一度的羲皇故都朝祖会吸引了百万游客涌向淮阳。但让淮阳人自己都感到脸上无光的一件事,就是创三优工作落后,年年搞、岁岁评,淮阳老是倒数一二。淮阳县在全省成为脏、乱、差的代名词。

在垃圾堆上建不成旅游城,更建不成小康社会!陈新庄对四大班子成员说,我们就从这件群众反映最强烈、最影响淮阳形象的事抓起,用最短的时间甩掉这个落后帽子。

在此后的半年多时间里,他带领四大班子成员大打了一场围剿脏乱差的攻坚战。在这场决战中,陈新庄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他和大家一起,扛着笤帚扫大街,拉着车子送垃圾。在蔡河边、龙湖旁,在县城的大街小巷,都留下他的足迹。

一次,他陪外商在太昊陵考察时,发现了一个烟头,立即俯身捡起,外商伸出大拇指称赞道:就凭你的这个动作,我看到了淮阳人的精神。有你这样的领导,淮阳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个光明的前景。

在陈新庄的带领下,淮阳县的灯亮了,路平了,水绿了,垃圾没有了。

如今的淮阳,万亩龙湖烟柳行行映碧波,渔舟高唱往来过,被誉为内陆奇观;新建的64000平方米的伏羲文化广场,彰显了龙湖的浩淼和太昊陵庙的气势恢弘,成为我国祭祀祖先的最大的文化广场。

干部群众对于淮阳环境的巨大变化深有感触:是新庄书记带领我们靠拼搏精神,拼出了亮丽,拼出了文明,拼出了精神。

第二桩难事是村村通公路。陈新庄忘不了那次在搬口乡检查工作时遇到的一件事:一位农民拉饲料的四轮车陷进了坑坑洼洼的泥路里,一家老小只好一篮一包地往家搬。这位农民无奈地告诉他这位新来的县委书记:全村群众都想发展饲养业,可这泥窝路让俺有心无力啊!

陈新庄的心情异常沉重:道路不通是制约农民尽快致富的一大阻碍,实现村村通油路是一个富民工程,困难再大也要把它修成。

修路,资金是一个突出问题。4800万元资金从哪里来?经过反复思考,他提出既要按照上级政策办事,又不能损害群众利益。为了筹集资金,他一次次跑市里、省里,向上级争取的同时,县乡财政也挤一点,干部职工兑一点,多管齐下,多策并举,咬紧牙关,共度难关。这一民心工程得到了全县党员干部的理解和支持。在那段时间里,陈新庄没明没夜地工作,几次差点晕倒在施工现场,还经常在医院里边输液边指挥工作。在他的带领下,经过全县人民的拼搏苦战,当年209个行政村通了柏油路,新修油路里程比全县建国以来的总和还要多。几乎就在同时,淮阳被省委和省政府批准为河南省加快城市化建设重点扶持县和河南省对外开放重点县。

2002年,省政府有位领导到淮阳调研时,高度评价淮阳的村村通工程:没想到面对那么大的困难,淮阳的路能修得这么好,你们干得很悲壮,是一件了不得的历史功绩!

走在四通八达的乡村公路上,看到成车的农用物资运进来,成车的农副产品运出去,群众心里充满了喜悦。10多个村庄的群众自发地抬着匾额,送到县委,他们说:党和政府给俺修了致富路,俺永世不忘!

淮阳县委办公室副主任李育民说:从陈书记来淮阳的第一天起,我就见他总是废寝忘食、加班加点。一日三餐,我和通讯员总是催了一遍又一遍,他才去吃饭;每天晚上,也总是提醒了一回又一回他才去休息。他经常给我说这样一句话:要奋斗,先把泪擦干,拼上去,又是一重天!他是淮阳人公认的拼命三郎

人都有一条命,我的命不比别人的主贵。陈新庄拼命地工作着,到了生命的最后一息。

下面是他人生最后16天的工作历程:

9月10日,陈新庄赴京洽谈东方大学城和中药材基地项目,不时感觉胸口发闷、四肢乏力,总是一边捂着胸口一边擦着虚汗。在同志们的再三催促下,他到医院检查,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医生建议他立即住院治疗,他为难地说:县里正有几件大事急等着,还是忙过这一段时间再说吧。

9月15日,他带病赶到新疆看望淮阳县摘棉群众,深入民工居住地查看住房和伙食情况,在田间地头和群众谈心,鼓励大家多摘棉、多挣钱。带队的县干部一再劝他休息,他总是微笑着摇头。

9月18日、19日,他两次召开带队干部会议,再三叮嘱要切实维护群众利益,并组织好棉农安全返乡。

9月23日,他刚从新疆回到淮阳就找来县长商谈了两个多小时的工作,晚上又主持召开书记办公会到11点多。

9月24日,他参加了省驻村工作会议,又连跑了三个乡去调研,晚上11点了,他又往淮阳在新疆的摘棉民工居住地打电话……

9月25日,陈新庄上午出席全县青贮工作会议,下午又开了个常委会,他对同志们说:这回我的身体是真出问题了,近来老是出虚汗,感觉浑身无力。全县发展的大好形势来之不易,请大家多往前冲冲,团结一心把工作搞上去。晚上8点多,陈新庄抽空到理发室理发,手里仍是拿着文件边看边批,还不时打电话安排第二天的工作。奇怪的是,他一直嫌灯光暗,多加了两盏台灯,他还是嫌暗。

陈书记啊,你可想过,这黑暗是死神对你发出的警示啊!可你仍然不在乎。理完发已是夜里10点多钟,陈新庄又伏案为第二天的四大班子会和淮阳中学百年校庆电视讲话稿做准备,不知不觉中,工作到凌晨时分……

9月26日早上,陈新庄起床后,再次对淮中百年校庆电视新闻采访稿做了认真的修改,同时准备当天上午8时要开的县四大班子会。突然眼前一黑,他倒在了办公室里,再也没有起来……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陈新庄以他独有的拼命精神,谱写了一曲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生命壮歌。

群众的事再小也比天大!

说起县委书记陈新庄,淮阳的群众感慨万千:他给俺办的好事儿,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陈新庄说:群众是我们的衣食父母,群众的事再小也比天大!

10年前,淮阳县西关钢木家具厂职工张素华的丈夫被判刑,她接着下岗。2002年夏天,儿子考上中学,她实在无力交上孩子的学费,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给陈新庄写了一封信,信中倾诉了她多年来的挣扎和眼下的困境。陈新庄接到信后,马上找来县妇联的同志,一再叮嘱:丈夫犯了法,妻子无罪,孩子无罪,一定要安置好这一家人的生活,一定要保证孩子有学上!并从自己的工资中拿出300元钱,让妇联的同志送到张素华家。这300元极大地温暖了这个困难职工的家。当得知陈新庄突然去世的消息后,张素华为自己没能当面向陈书记道一声谢而痛悔得肝肠寸断!

县纺织厂工人葛奎文夫妻双双下岗,2002年8月,葛奎文的女儿考上大学、儿子考上了淮阳中学,拿到两张通知书,一家人又喜又忧。葛奎文说:那一夜,为了孩子的学费,我们夫妻俩愁得睡不着觉。正在一筹莫展时,接到了陈书记打来的电话:两个孩子的学费缺口有多大?生活有困难没有?我将实情相告后,陈书记立即安慰说:放心吧,奎文,学费、生活费不够我想办法。党和政府决不让一个孩子因贫困而失学。第二天,陈书记就将自己平时节省的2200元钱送到了我家。拿着这些钱,俺一家人热泪盈眶,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只是在心里一遍遍地默念:陈书记您真是俺家的大恩人呀!’”

第二年9月,在陈书记去新疆看望摘棉民工的前几天,他又打电话给我,说要去新疆,问孩子们上学有没有困难,我说:没啥困难,你就放心去吧!想到陈书记这么关心俺,俺夫妻俩心里热乎乎的,但万万没想到这一次竟是俺和陈书记的最后一次通话。说到这里,葛奎文夫妇已是泣不成声。

贫困学生上学的问题一直牵挂着陈新庄的心。10月,他专程到新兴中学与师生座谈,了解贫困生的情况,当得知有些贫困生面临失学时,他的心情十分沉重,当即把最困难的学生王庆彬作为自己的帮扶对象。他对镇干部说:当前,贫困家庭子女上学问题是一个我们必须面对的社会问题,要尽快澄清底子,再由党委、政府出面成立一个帮扶组织,多方筹资,确保每个孩子都上得起学!随后,全县各乡镇相继成立了帮扶协会,使一大批辍学的孩子重新走进了校园。

陈新庄不仅关心下岗职工、困难学生,也时刻关心着所有遇到困难的人。

他关心刘振屯乡政府职工李洪金的事,一时在淮阳县广为传诵。2002年3月,李洪金被多家医院治疗确诊为肾癌,已花去医疗费数万元,再无能力继续治病。陈新庄知道后,立即带头捐款。在他的带动下,县委、县政府全体机关人员捐款1.1万元,乡里也为他捐了一大笔款,终于使李洪金实施了肾移植手术,获得了新生。陈新庄逝世后,李洪金悲怆地呼喊:让这么好的人走恁早,苍天你真是不长眼啊!

朱集乡干部阎汝山告诉我们:2001年,朱集乡创办了马集五保安居工程,陈新庄得知有11名五保老人乔迁新居的消息后,自己掏出800多元钱为五保老人买了11身衣服前来慰问,老人们非常感动:不是共产党领导,我们这些人早已不知死哪儿了。陈新庄说:有什么困难找我,我就是你们的亲儿子。

2002年2月,陈新庄再次来到马集五保安居工程,与老人们促膝谈心,嘘寒问暖。当得知老人闲不住想搞点养殖时,他拿出钱让村里为老人们买了15只山羊。如今这些羊已发展到80多只,一提到这事,老人们就流泪不止:二月庙会,我们一定要去太昊陵烧香,叫人祖爷好好保佑陈书记的在天之灵!

仅在淮阳的两年多,陈新庄救助的群众就不下百人。

县里的老干部清楚地记得,2003年的一天,县里印发了一份关于防治心脏病的小册子,上面有陈新庄书记的批示:请将此文印发给全县老干部,让老同志多了解一些养生之道,以为全县的发展做出更多的贡献。他还特别注明:老同志视力不太好,字号要大一点。今年上半年,又一份印刷精致的册子发到了老干部手中,还是陈书记的批示,介绍的是一种防治心血管疾病的方法。

老干部们一直不知道,他们的陈书记自己也得上了严重的心脏病。他自己深知疾病的痛苦,却不愿停下工作去医治,而把这饱蘸着爱的防病知识献给了曾为淮阳呕心沥血的人们。

县委机关一位同志说:我的职务不是陈书记提拔的,我的小孩也不是他安排的,我的工作想调整,给他说了也没有落实,但我对他从心里由衷敬佩。

他说出了众多与陈新庄相识和不相识、共过事和没共过事人们的共同心声。

为官,首先要不牟私利。

最了解陈新庄为人的淮阳县原组织部长杨杰告诉记者:新庄书记是一个以身作则、严于律己的人,也是一个将廉洁与奉公的思想境界辩证地落实于行动的好书记。

在职务的升迁去留上,最能彰显陈新庄的奉公情怀。

2003年5月,组织上准备在县处级干部中提拔几个干部,陈新庄在这期间,仍一门心思扑在淮阳的事业发展上,从来没有找过任何一个领导谈自己的职务升迁问题。由于他政绩突出,在这次考核中名列前茅。市委主要领导找他谈话,他得知这一情况既欣慰又不安:组织上和同志们对我的信任我非常感激,但我恳请组织上千万不要让我离开淮阳!我来淮阳时间不长,经济发展刚刚打了个基础,还是等我把淮阳的事情干起来以后再说吧,请求组织上先考虑别的同志。

陈新庄在廉政上也自律很严,他一到淮阳,就和县委常委一班人约法三章:不准接受贿赂;不准接受下级宴请;下乡不准喝酒。要求班子成员做到的,他自己首先做到。对送上门的礼品礼金,陈新庄一律拒收。他说:我这个县委书记既需要大家搂台又需要大家补台,理解和信任就是搂台,干好工作才是真正的补台,给我送钱送物就是拆台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在全县干部中形成了一股干事创业、廉洁从政的正气。

陈新庄始终保持艰苦奋斗的本色,在他所任职的地方可谓有口皆碑。

陈新庄出身农民家庭,过惯了穷日子,养成了朴素节俭的习惯。记者在他家里看到,他家没有一样值钱的东西,一对木制沙发,海绵压得仅剩一指厚,洗衣机和一台17英寸的电视机都用了十几年。吃、穿、用更是和时髦无缘。住了20年的三间小平房,已显得十分破旧,谁也不会想到,这就是一个县委书记的家。他的邻居康国恩十分动情地对我们说:他是我结识的最大的官,也是我见过的最俭朴的人。

陈新庄身边的工作人员陈同镇向记者哭诉:有一天晚上,陈书记休息后,我发现他唯一的那双皮鞋前面已开了口,就偷偷地拿到了一边,给他买了双新的。陈书记起床后,发现他那双旧皮鞋不见了,就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如实回答了。他很生气地说:赶紧把那双鞋找回来,用胶粘一粘。把那双新的给我退回去。我极不情愿地把那双旧鞋找了回来,粘好,又把那双新鞋给退掉了。当我回来后,陈书记和蔼地对我说:鞋虽然旧了,这样一粘,穿起来不还是很舒服吗?

作为一个县委书记,连双新皮鞋都舍不得穿,因为他心里装着淮阳130多万群众啊!陈同镇泣不成声。

给他配用的痰盂、纸篓等办公和生活用品,他总是要求用最便宜的,他说东西不讲档次高低,能用就行。袜子烂了、背心烂了,他补补继续穿,衬衫的领口和袖口洗得发烂、发毛,他仍舍不得扔掉。他总是语重心长地教导后勤工作人员:机关办公如居家过日子,要细水长流,富日子按着穷日子过,时刻不能忘了节约,千万不能乱花一分钱。

陈新庄去世后,组织上整理他的办公室和住室,清理出来的只有一本本的工作笔记、一封封的群众来信、一摞摞的书籍文件,没有一件贵重物品。许多老同志感慨地说:他生前身后,都透明如水、干干净净。

这就是农民的儿子陈新庄,一个朴实的陈新庄,本色未改的陈新庄。

对待家人,陈新庄的要求更是近乎苛刻。

陈新庄对自己的独生女儿从不娇惯,懂事的女儿陈华也从来不敢向爸爸提任何过分的要求:我开学、放假往返洛阳都是自己搭公共汽车。看到别人家的孩子都有专车接送,我非常羡慕。有一次我壮着胆试探着要爸爸送我上学,爸爸的脸马上沉了下来,说艰苦就是财富,你已经大了,应该自立自强了,平民百姓的孩子不都是自己搭车去学校吗?我一听都气哭了,当时真的不能理解他。

一次,我在学校急等用钱,就给爸爸打电话,没想到爸爸却说:你可以打工挣钱嘛!我的眼泪当时就流下来了。一个堂堂的县委书记,竟忍心让自己的独生女儿以打工维持学业……事后,我只得自己安慰自己:“这是爸爸的大爱,他是在锻炼我的自立能力。

可陈华哪里知道,她的爸爸每年从自己工资中抽出3000多元,长期救助十几名下岗职工和贫困学生……

陈新庄从事的工作大多是有权的岗位,按说办点私事并不难,可是侄儿侄女外甥女五六个,都曾多次在他家求告,他却没有安排一个。他的哥哥姐姐带着全家至今还在外地以收破烂维持生计。哥哥和姐姐既疼爱这个弟弟又颇有怨言:他当县委书记,俺没有沾上他一点光!

2002年冬季的一天,大雪纷飞,大哥来淮阳看他。适逢陈新庄出差在外,县委办公室的几个同志做主把他大哥安排住进了陈州大酒店。傍晚他回来听说此事,马上找到大哥说:哥呀,淮阳穷,咱不能带头折腾钱。你要是没啥事儿,就回商水咱家去住吧。冰天雪地中,大哥忍不住抱怨他几句,他寒下脸说:我这个县委书记是淮阳135万人民的县委书记,这个权力是为人民办事的。你没有权力沾我这个县委书记的光!他大哥两眼含着泪离开了淮阳。

对于丈夫的工作,妻子华兰英一直给予最大的理解和支持。可是,让她想不通的是自己手术时丈夫竟然顾不上来签字,而是打电话恳求医生允许让人代签。那次她抱头痛哭——这毕竟是她第三次做手术了,前两次工作忙他没到场也就算了,这次医生说成功率不高,万一有个闪失,身边连个亲人也没有,你咋向闺女和我的娘家交代啊!

可她并不知道,丈夫正忙于三路绕城工程建设,自己也累倒在办公室里输水。

2002年4月,陈新庄的父亲被确诊为骨髓癌晚期。那段时间正赶上村村通工程和农村税费改革进行到关键阶段,他实在顾不过来,又非常挂念,就把老父亲接到淮阳县中医院治疗,每天很晚赶到老人的病床前守护到天亮。

父亲去世后,为了不耽误工作,陈新庄在亲人的竭力反对下,坚持当天为老人办完了后事,县里没有一个人知道,更没有一个人到场。从墓地回来,他越想越觉得对不起父亲,扑通跪倒在父亲生前睡过的床前,不住地磕头,额头上磕出了血……

因为他是一个县委书记,在妻子手术时连签字都顾不上!

因为他是一个县委书记,父亲病故连孝心都不能正常表达!

因为他是一个县委书记,自己的亲属去收破烂艰难度日,而他还要慷慨救济别人!

因为他是一个县委书记,当别人万家团圆时,他却不能享受天伦之乐!

这就是陈新庄,这就是淮阳人民崇敬他的根本原因。

陈书记是累死的啊,你来得太晚了,走得太早了!

2003年9月26日,这一天对淮阳人民来说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日子。

那天早上,陈新庄早早起床,为当天上午的工作做准备。7时30分左右,他突发心脏病,倒在了办公室里……

噩耗传来,绵绵秋雨含悲,万亩龙湖垂泪。人们纷纷拥向县委大院,不知不觉中,院内院外就聚集了几千人,有县乡干部,有城镇居民,有戴着红领巾的孩子,大家都默默地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希望奇迹能够出现,希望能听到他们的好书记醒来的消息。

然而,死神打碎了人们的希望。下午4点,陈新庄经抢救无效逝世,顿时,整个县委院里一片悲声,人们都拼命地往前挤,哭着说:陈书记是为群众累死的啊,你来得太晚了,走得太早了,让俺再看你最后一眼吧!

巨大的哀痛迅速从县委大院蔓延到淮阳的十里八乡。

9月29日,在淮阳县殡仪馆,数千名群众向陈新庄同志遗体告别。天公阴沉,龙湖拭泪,秋风折腰,挽幛低垂。

一大早,县城通往殡仪馆长达10多里的公路,挤满了前来为他们的好书记送行的数万名群众。

泪水洒了一路,白花串成一路,哭声喊了一路。

齐老乡的群众吹着哀乐来了,长长的挽幛上写着他们的心声:新庄书记,您走好!

许湾乡的群众默默地蹲在一角,围着陈书记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的挽联,泪水涟涟。

刘振屯乡的干部群众举着高风亮节,鞠躬尽瘁八个字,难抑悲痛。

四通镇时庄村的群众按照当地的风俗抬来一头宰杀的大肥猪。又大又长的挽联迎风摇曳:胸怀人民的陈书记,时庄人民不会忘记您。

淮阳一中的教师和学生们,泪水挂在脸上,怎么也擦拭不净。他们举着陈书记,您累了,歇歇吧的挽幛,从后场挤到前场,然后就立在陈新庄的遗像前,再也舍不得离开。

下岗女工张素华雇人用摩托车拉她到现场,泪水如断线的珠子洒了一路。她哭着喊着:陈书记啊,您怎么就走了呢……”

有人和着泪水写下哀歌:悲风荡龙湖,难言一别休;泣向苍天问,为何不相留。

哭声一次又一次地响起,叹息一波又一波地传递。

陈新庄的爱女陈华正读大学,父亲病逝的消息对她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她在令人心碎的哀痛中呼唤:爸爸呀,您睁开眼看一看哪,今天,您的领导来了,您的朋友、同学、同事来了,淮阳的父老乡亲们来了,他们都满含热泪为您送行来了。大家都舍不得您走啊,爸爸,您怎么就舍得离开呢?

在抗击非典中累倒、被陈新庄指挥抢救生还的孔凡军得知陈新庄突然离世的噩耗悲痛欲绝:他救了我的命,而自己却丢了命,陈书记是累死的呀!他多次请求去为陈书记送行。考虑到他大病初愈,怕有不测,被人劝住。在家里,孔凡军全家胸佩白花,失声痛哭并默默祈祷:陈书记,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葛奎文的女儿事后得知消息,在和她爸爸通话中禁不住大哭:爸,你怎不打电话通知我一声,让我给陈叔叔作最后的道别?没有陈叔叔的关怀,就没有咱全家的今天啊!

2003年12月28日,中共周口市委作出决定,追认陈新庄同志为优秀共产党员、执政为民的县委书记光荣称号,并号召全市党员干部向陈新庄同志学习。

一心为人民干事的人,人民永远也不会舍得他!

一生为人民奉献的人,人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

他的名字,必将在人民心里永远长驻,永远铭记!